微信发红包语音播报

2020-01-29

微信发红包语音播报独家报道:  汉克吃的很快,但都是小口小口的把巧克力咬下来。  杨逸突然摆了下手,一脸不耐的道:“这样不对,我讨厌这样,嗯,让我想想,我们和解好了,我不再欺负你,你也不要想着杀了我,因为你对我有用,所以我希望能改变现在这种局面,而你也应该坦诚一点,我知道你不是看上去那么软弱,但是你喜欢玩阴的,这让我很没有安全感。”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想杀了我,说实话。”  汉克想用手撑着坐起来,但他太虚弱了,于是他又躺回了地上,然后极是虚弱的道:“我这一个星期几乎没吃过东西,就喝过两次水,吃过两小片面包,我快饿死了,给我吃的。”  “我要!”  汉克的眼睛都直了,然后他犹豫了很久,终于低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好吧,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,我可以替你做一件事,但只有一件!”  汉克很快吃完了巧克力,然后他看向了杨逸,眼神很复杂。  把手上的绳子摇晃了一下,杨逸微笑道:“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说谎,如果你说谎,我一定会杀了你,所以你最好坦诚一些,以免我对你的话产生误判。”  汉克毫不犹豫的道:“好,给我吃的……”  杨逸耸了耸肩,把手里的泡面递给了汉克,微笑道:“成交,这个归你了,但我建议你等会儿再吃,现在还没有泡开。”  杨逸站了起来,然后他拿出了一个用床单绞成的绳子,再次蹲在了汉克的面前后,一脸冷漠的道:“如果你骗我,我就勒死你然后把你挂在床上,告诉狱警你是自杀的,所以,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最好说点实话。”  杨逸耸了耸肩,把手里的泡面递给了汉克,微笑道:“成交,这个归你了,但我建议你等会儿再吃,现在还没有泡开。”  只需要打个招呼就行,那些狱警恨不得饿死企图越狱的汉克呢。  汉克很快吃完了巧克力,然后他看向了杨逸,眼神很复杂。  把倒上热水的泡面端在了手里,杨逸回到了汉克面前,然后他蹲了下来,对着汉克微笑道:“整个监狱,只有我拥有热水,只有我能在每天夜里都有泡面吃。”  吃了点东西,汉克的手反而抖得更加厉害了,风卷残云一般的把一块都没怎么泡开的面饼吃完后,随即端起了纸碗,仰头把里面的汤喝了个干净。  杨逸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他站了起来,从自己的储备中拿了一大块巧克力,然后他又蹲到了汉克的面前,轻声道:“饿吗?”  汉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。

微信发红包语音播报独家报道:  有的人愿意在监狱里加入帮派好生存下去,然后可以更快的离开监狱,而汉克宁可被判终身监禁,也不愿意成为杨逸的小弟,这只是对两种自由的看重程度不同罢了。  杨逸笑了笑,道: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想杀了我,说实话。”  杨逸回去又拿了一包泡面,这次不是碗装的,而是袋装的,他拿着泡面在汉克面前晃了一下,微笑道:“想要吗?”  杨逸开始撕开泡面的包装,把面饼放进去了还在汉克手上捧着的碗里,然后他打开调料包,再拿起了保温杯,把剩下的热水倒了进去。  杨逸突然站了起来,汉克吓了一跳,然后他警惕的看着杨逸,但杨逸却是又回到了他堆放东西的角落,拿出了一碗泡面。  杨逸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他站了起来,从自己的储备中拿了一大块巧克力,然后他又蹲到了汉克的面前,轻声道:“饿吗?”  杨逸开始撕开泡面的包装,把面饼放进去了还在汉克手上捧着的碗里,然后他打开调料包,再拿起了保温杯,把剩下的热水倒了进去。  其实犯人被关禁闭也是有食物的,虽然少,但绝不至于一个星期就吃了两小片面包吊命的程度,所以,汉克被饿成这样其实是杨逸的安排。  汉克毫不犹豫的道:“好,给我吃的……”  拿着一碗泡面,然后杨逸从杂物堆里拿出了一个保温杯,他把泡面打开,将保温杯里的热水倒进去。  杨逸耸了耸肩,把手里的泡面递给了汉克,微笑道:“成交,这个归你了,但我建议你等会儿再吃,现在还没有泡开。”  也不知道汉克哪儿来的力气,他两条胳膊哆哆嗦嗦的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,然后他一把抢过了杨逸手上的泡面。  汉克立刻用极是虚弱的声音道:“我饿,我快饿死了。”  汉克是真被饿坏了。  杨逸耸了耸肩,把手里的泡面递给了汉克,微笑道:“成交,这个归你了,但我建议你等会儿再吃,现在还没有泡开。”  “我要!”  汉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。

微信发红包语音播报独家报道:  “是的,就因为这个。”  汉克的头微微动了一下,看向了杨逸手上的巧克力,但是没说话。  汉克的头微微动了一下,看向了杨逸手上的巧克力,但是没说话。  有的人愿意在监狱里加入帮派好生存下去,然后可以更快的离开监狱,而汉克宁可被判终身监禁,也不愿意成为杨逸的小弟,这只是对两种自由的看重程度不同罢了。  汉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。  把手上的绳子摇晃了一下,杨逸微笑道:“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说谎,如果你说谎,我一定会杀了你,所以你最好坦诚一些,以免我对你的话产生误判。”  杨逸点了点头,道:“嗯,我不知道你是恢复了清醒,还是一支保持了清醒,但你表现的不错,虽然比不上我,好了,我有个提议,你做我的小弟吧,我给你吃的而且保护你。”  汉克吃的很快,但都是小口小口的把巧克力咬下来。  “这次慢点吃,泡的时间久一点更好。”  泡面的香味更重了,汉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低声道:“我可以教你,但你不能指派我做任何事,更不能限制我的自由。”  其实犯人被关禁闭也是有食物的,虽然少,但绝不至于一个星期就吃了两小片面包吊命的程度,所以,汉克被饿成这样其实是杨逸的安排。  拍了拍手,杨逸轻笑道:“不客气,你饿了太久,不能一次吃太多,所以吃完这些就睡觉吧,好好睡一晚上,明天你就能恢复了。”  汉克很快吃完了巧克力,然后他看向了杨逸,眼神很复杂。  有的人愿意在监狱里加入帮派好生存下去,然后可以更快的离开监狱,而汉克宁可被判终身监禁,也不愿意成为杨逸的小弟,这只是对两种自由的看重程度不同罢了。  杨逸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他站了起来,从自己的储备中拿了一大块巧克力,然后他又蹲到了汉克的面前,轻声道:“饿吗?”  把手上的绳子摇晃了一下,杨逸微笑道:“我能看出来你是不是在说谎,如果你说谎,我一定会杀了你,所以你最好坦诚一些,以免我对你的话产生误判。”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